> 青红皂白

信息详情

青红皂白
发布日期: 2015-11-03 11:11:12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 点击数:
雪子
    早上,县委办秘书赵伟青要跟书记下乡,需提前到单位处理事务,就让嫂子吴虹送他。
   “嫂子,还是你们私企好啊,来钱快,看你这两年又买房又买车。”
   “哪有你们公务员好?鼠标点点,报纸看看……而且路路通达,办事方便!”
    说话间正经过路口,忽然有车从右边紧贴超过,听得“滋嚓”一声,吴虹赶紧煞车,那车也在前
方几米处停下。各自察看车损。对方只是车左侧刮掉了点油漆。而吴虹的车,右后视镜架折断,
右前保险杠裂开,右大灯破碎……
    对方是40来岁的中年男人,看起来似乎蛮斯文。
    吴虹说:“你怎么开车的啊?”虽是埋怨,口气却和缓。车多了,路堵了,磕磕碰碰在所难免。
   “我怎么开车?我好好的向前开,不是你刮我吗?”却不料那人一脸的义正词严。
    赵伟青惊讶地问:“还是我们的错?”
    吴虹也说:“不是你贴着我们超过去,刮了我们吗?”
   “我没有超你,我只是向前开。懂不懂?你自己看,谁的车子在前面?我在前你在后我怎么超
你?”
    吴虹气得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正欲与对方论理,被赵伟青拦住:“嫂子,这人无法理喻。别同
他争,交给警察去处理。”
   “谁无法理喻,谁无法理喻?自己撞人家还乱说!” 
    赵伟青拿手机报了案。想了想,又走至一边给交警王大队长打了个电话。然后对吴虹说:“嫂
子,责任在对方。没事的,我得走了。”
    吴虹说:“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错,你放心好了。”
    赵伟青拦了辆出租车,走了。
    警察来了,给现场拍了照,又查看双方的证件。
    对方抢先告状:“我好好地向前开,她弯过来撞我,她不会开车,……”
    警察不耐烦地打断了他:“你把别人当弱智是吧?右车道的车挤到左车道上来,明摆着的事!
还说什么?”便拿出本子和笔欲开处理单。手机恰逢其时响起来。警察接着电话唔唔地应着,一
边打量了几眼那车主。然后说:“你们把车停到路边去,别影响交通。”
    停好车,交警也跟过来了。他和蔼地说:“其实这是小事一桩。要不各负50%责任?”
    吴虹叫起来:“我没错,为什么要负50%?”
    对方说:“你看你看,泼妇一样的,一点素质都没有。”
    警察也皱起眉头来:“你说你没错,他说他没错,我该听谁的?”
    吴虹说:“听事实的啊。”
    警察的脸拉长了:“难道你说的就是事实,他说的就不是事实?”
    对方马上附和:“是啊是啊,你以为警察会不看事实,听你乱说。”
    吴虹不理对方,只对警察说:“你不是看了现场拍了照吗?不是说他抢道吗?”
    警察劝道:“其实这是件小事,有保险公司赔偿,又不要个人掏钱。”
    吴虹说:“不行,我就想分个是非。难不成我没错,还要被责难,有这理吗?”
    对方说:“你没错?难道警察会冤枉你啊?”
    警察想了想说:“你们是在路口中间刮擦到的,对吧?那里没有分道线,怎么判定谁占道?”
    吴虹:“那路口车子就可以乱开了吗?”
    警察威严地逼视着吴虹问:“你不愿意听我调解?”
    吴虹:“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啊?”
    警察却又缓了口气道:“退一步海阔天空,你说呢?”
   对方说:“是啊是啊,我都愿意承担50%了,你还有什么好多说的?”
    吴虹灰心了。看来交警是护定对方了,又想着耽搁不起时间,只得恨恨地在处理单上签了字。心里却一直堵得慌。    赵伟青下乡回来,听到结果不相信。当即给王大队长打了电话,问缘何这般处理。王大队长也大惑不解,打电话问当班警察。    那个警察更不解,说:“那个赵白秘书本来是百分百责任,好不容易才搞了个同责!”    王大队长愕然:“哪来的赵白秘书?我说的赵秘书叫赵伟青啊!”    交警:“可是另外一方是女的,叫吴虹啊!”    赵白是对方车主。赵伟青没讲清是他嫂子开的车,驾照上的名字是吴虹!    吴虹气得要吐血:“你这个大秘书,真是糊涂透了顶,竟然走后门给自己揽错!”